山東地煉退出機制出爐

發表時間:2019-10-16 12:00
文章附圖

當山東裕龍石化項目揭開冰山一角時,山東全省地煉企業產能整合轉移的終極方案也逐漸浮出水面。


今年2月發布的山東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快推動煉化一體化,全力推進煙臺裕龍島煉化一體化項目前期工作”,后據媒體報道,該項目規劃總產能達4000萬噸,山東煉化能源集團、萬華集團、南山集團等都將參與其中。


山東省2017年決定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在煉化產業方面,將通過“上大壓小”發展高端石化。在通過山東煉化協會、山東省工信廳進行了一系列考察后,決定將煉化一體化項目放在煙臺裕龍島建設,主要由山東煉化能源集團承接。


山東最初的想法是用萬華集團的品牌在國家有關部門立項,但萬華方面認為公司以化工為主業,對煉油行業不夠了解,后經各方探討,決定由山東煉化能源集團牽頭該項目。


01.將“去產能”進行到底


這套山東地煉歷史上最殫精竭慮的“拆遷”方案,觸及了最核心的關鍵點——產能的“市場化”退出機制,提出了產能交易資金撥付的方式,朝著“油化并舉、油頭化尾”的方向前進。


山東地煉未來三年轟轟烈烈的“去產能”大幕可能就此正式拉開。


9月3日,山東省政府各相關核心部門在濟南召開了推進全省地煉企業產能整合轉移政策解讀會議。分別就裕龍島項目整體情況、財政稅收獎補、職工安置、土地開發供給、金融信貸等進行了政策講解,并與地煉企業就產能交易資金撥付等問題進行了互動交流。


這次會議是對8月15日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全省地煉企業產能整合轉移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工作方案》的落地跟進,該方案是對去年10月底印發的《關于加快七大高耗能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方案的通知》的深化和明確,首次對地煉產能的退出做出了具體的可操作性細則,包括屢屢困擾的擔保貸、職工安置、產能交易、稅收分配、甚至連土地和排放指標都給出了具體的方案。目前來看,路線是清晰的,重點看執行。


此次會議中已在談及產能退出的市場化解決方案,即:各方將共同設立 200 億元裕龍島煉化一體化項目建設基金,主要用于購買地煉產能指標,其中省和煙臺市引導基金各認繳出資 20 億元,企業及其他社會資本出資 160 億元。通過實施轉出地和轉入地稅收分享政策平衡地區利益,分享期限為10年。


據此前消息,裕龍島項目,這一通向山東地煉未來的“諾亞方舟”,目前已吸引了包括東營科力達、富宇化工、海科化工、濱州中海精細化工、成達新能源、濱陽燃化、淄博鑫泰石化、日照金石瀝青、德州恒源石化在內的9家地煉同意“上船”,合計約2500 萬噸產能,按照產能置換標準為不低于1:1.25的減量目標,置換 2000 萬噸新產能。


據鋼聯能化數據,山東省內300萬噸以下的煉能合計4610萬噸,共計38家。不在整合轉移計劃內的,如果不符合一體化標準,結局應該就是被拆除。

故理論上來看,上述煉廠將有望將此前國家發改委核定的地煉原油加工能力每噸作價 800元。假設一家地煉年均穩定回報水平在100元/噸,則這相當于在未來三年中,山東省政府支持下的產能整合新力量,會給予約 8 年煉廠穩定運行的收益,來一定程度上買斷部分傳統地煉的資產和運營權,并要求其最終拆除舊有裝置。


產能交易基金的市場化解決方案的試水,意味著未來很可能成功推動山東地煉的“去產能”進程,解決此前十余年產能“越淘汰越爆發”的怪圈。據悉,置換執行過程中還將采取“早簽約高收益”的獎勵模式,今年年內簽約置換產能的給予10%的資產溢價,而2021年簽約的則有10%的折價。


02.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將不再是問題


產能指標交易資金的給付約定為,將在企業煉油裝置停產前3個月支付20%,停產后1個月內再支付10%,拆除煉油裝置后1個月內再支付40%。


會議中透露,將以煙臺裕龍島煉化一體化項目為突破口,抓緊確定分年度產能整合轉移企業名單,組織簽訂整合轉移協議,下達產能整合轉移任務,推動有關市簽訂責任書。


這也正是2018年末《關于加快七大高耗能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方案的通知》中的整合轉移精神的進一步貫徹:力爭到2022年,將位于城市人口密集區和煉油能力在300萬噸及以下的地煉企業煉油產能進行整合轉移;到2025年,將500萬噸及以下地煉企業的煉油產能分批分步進行整合轉移,全省地煉行業原油加工能力由目前的1.3億噸/年,壓減到9000萬噸/年左右。


據悉,細則中還涉及債務方面的設計,提及“支持現有債權銀行優先參與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建設”,試圖將現有債權銀行進行債務的劃轉。


此外,對地煉涉及的擔保圈、擔保鏈問題,由省金融局、銀保監局和工信廳牽頭成立工作組,原則上相關銀行債權人不向參與產能整合的地煉企業擔保人追討相關擔保債;對參與產能整合轉移的地煉企業不抽貸、不壓貸、不斷貸,對存量貸款實行封閉管理。


能夠使用經濟手段去解決現有問題,可能是我們山東地煉目前最有效且最直接的辦法了。

此外,石化企業的現實選擇其實是推進結構調整、加快轉型升級,新建石化裝置在煉化一體化的基礎上,一定要突出市場需求導向,產業鏈設計要少油多化,成品油產出要盡量低的柴汽比,化工產品也要立足當地需求、瞄準國內市場、面向國際供需,做好產品結構的高端化與差異化,做強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我國煉化行業創新能力不足,特別是受高端技術制約,為煉化一體化發展帶來挑戰。隨著全球煉油能力的提高和市場競爭的加劇,煉廠裝置的復雜程度越來越高,催化裂化、加氫裂化、重整、焦化以及加氫處理等二次加工能力不斷提高,原油加工的適應性和靈活性需要不斷增強。


分享到:
熱點精選
文章附圖

當山東裕龍石化項目揭開冰山一角時,山東全省地煉企業產能整合轉移的終極方案也逐漸浮出水面。

文章附圖

沙特阿美正在加速IPO的準備工作,預計在本周將批準這次世界最大規模的股票發行IPO。沙特阿美計劃最早將于11月在沙特證券交易所上市。

文章附圖

奎克化學(中國)有限公司(Quaker Chemical (China) Co., Ltd)在長春與一汽-大眾簽署了為期三年的化學品管理服務外包的合同。

潤滑智庫


潤滑智庫.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