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油董事長空降中化總經理

發表時間:2019-09-04 11:38作者:徐棟章來源:能源情報
文章附圖

又到一年秋季,央企人事又有變化。


9月2日,中海油集團董事長楊華從海油離職,隨后中國中化集團確認楊華出任中化集團總經理,接替中化集團總經理調任中石油集團總裁的空缺。


2019年9月2日上午,中國中化集團有限公司召開領導班子(擴大)會議。受中央組織部領導委托,中央組織部有關干部局負責同志宣布了中央關于中國中化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任職的決定:楊華同志任中國中化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黨組副書記,免去其中國海洋石油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職務。有關職務任免按有關法律和章程辦理。


這個消息早前已經在能源圈子里傳開,不相信者眾多:這怎么可能?從董事長調任總經理,一把手變成二把手?可能是謠傳。


楊華從中海油集團董事長調任中化集團總經理。這是央企人事變動上最不合常規的一次。雖然中海油和中化集團都是副部級央企,董事長和總經理或總裁理論上都屬于一個級別,但在大的語境下依然有種降級的感覺。


一般還是認為央企的董事長,同時是公司黨組書記,是企業的一把手。總經理或總裁一般是公司黨組副書記,是企業的二把手。從一把手到二把手,這不是降是什么。


適逢巡視組剛結束對石油企業巡視,猜測紛紛。對于中化而言,是空降來的領導。也確實被人解讀為“降”來的領導。


巡視組8月初的反饋是這樣的:


巡視也發現了一些問題,主要是: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不夠深入,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緊迫感、使命感不夠強,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作用發揮不夠,弘揚“石油精神”用心用力不夠,推進高質量發展存在薄弱環節;落實全面從嚴治黨“兩個責任”不夠到位,壓力傳導層層衰減,持續修復政治生態不到位,對內部巡視工作組織領導不夠有力,采購、招投標等領域存在廉潔風險,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依然存在,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時有發生;落實黨建工作責任不到位,選人用人導向有偏差、程序不夠規范,基層黨建工作基礎薄弱;履行整改主體責任不力,對上輪中央巡視移交問題整改不到位。同時,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干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中央組織部等有關方面處理。


巡視組巡視反饋情況,以及中海油整改的消息至今還在中海油官網上。


沒有一點關聯?


楊華是接中化集團原總經理張偉的缺,張偉2018年底調任中石油集團總經理,從大約5000億資產的中化執掌近3萬億資產的中石油。


中海油在三桶油中資產排第三,至2018年底,中國海洋石油集團有限公司總資產為12165.57億元;中化集團有限公司總資產為4897億,已經合并的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總資產7988億元,兩家公司正在整合,加總資產與中海油集團相差不多。


中海油成立于1982年,起初主要負責海上油氣資源,在煉油和陸上資源上也屢有努力“登陸”,但沒有改變陸地油氣資源格局。最初的煤層氣對外合作專門公司中聯煤,被中海油收購。中海油是進口LNG的大玩家,占中國年進口LNG總量60%左右,但是國內天然氣管道在三桶油中里程最少。


中化集團是中國最早的外貿公司之一,與現任董事長寧高寧到中化之前所在的中糧歷史相似。中化在貿易方面經驗充足,很多國內的油氣化工品交易員都有中化任職經歷,中化是進口權放開前,5家具有原油進口資質的企業之一。


中化在國外通過收購運營著上游資產,被認為石油領域四小之一。集團還涉足房地產、酒店等領域,各地的金茂府、金茂酒店就是其代表性作品。


中化與中國化工早前就已啟動合并,但后者是原化工部公司,在原董事長任建新帶領下,風格清奇,在海外“買買買”,2017年以490億美元收購瑞士農化巨頭先正達(Syngenta)。2018年6月30日,中化集團董事長寧高寧兼任中國化工黨委書記、董事長。


有不少人解讀,楊華到中化,帶著特殊的任務。還猜測,就是要負責中化和中國化工整合。中海油也曾大筆收購加拿大油氣公司尼克森,并整合。


楊華生于1961年,現年58歲。大學畢業后,所有的職業經歷都在中海油。


1982年中海油組建。同年,楊華從華東石油學院畢業后就進入中海石油研究中心工作。


1993年,先后擔任海外發展部副經理和代經理,總經理,成為中海油總公司“走出去”的主要操刀手之一。


2001年,海油上市以后,先后在海外進行資產收購。2004年楊華升任中海油首席財務官,2009年擔任總裁。


2010年4月,任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副總經理、黨組成員;2011年8月,楊華任中海油總公司總經理;2012年,楊華主導完成了151億美元收購加拿大石油企業尼克森公司一案。2015年5月出任中海油董事長。


對尼克森的收購,在業內褒貶不一。2012年國際油價高企時,中海油收購尼克森,尼克森主要資產是加拿大油頁巖資源。之后國際油價逐步下跌,尼克森整合的壓力與日俱增。對于國企而言,國有資產流失的責任無法化解,無法以市場化方式調配資產。所以只能握在手上。


尼克森收購案,到底效果幾何,評價不一。


以中海油海外收購的經驗,處理中國化工整合先正達可行?都是國企,可用的整合方法類似。個人能力能起多大作用?


何況,中化董事長寧高寧也非等閑之輩。這種調任到底為何,還是觀望一陣。


今年,油氣體制改革落地,年內無論如何要組建國家管網公司,出身三桶油的籌備組人員已經披掛上陣,中石油董事長也即將退休。


或許,油氣行業在醞釀更大范圍的改革,以形成新的格局。一旦改革,三桶油和涉油業務、規模尚可的央企首當其沖。


還有當下的問題,楊華調任空出來的海油董事長,誰來接任?


熱點精選
文章附圖

美國克萊恩咨詢公司最新報告顯示,全球潤滑油需求增速低于基礎油供應增速,正威脅潤滑油基礎油生產商的利潤。業內分析人士...

文章附圖

銷售政策的設計和運用水平將直接關系企業是否能夠做大。一些小企業之所以長不大,就是因為它采取的是“簡單拉動型”的銷售...

文章附圖

數據信息提供商標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公布2019年度全球250強能源公司排行榜(S&P...

潤滑智庫


潤滑智庫.jpg